祛魅:3个破灭的区块链幻想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区块链

现在区块链还是化了妆,还不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人。未来跟产业彻底融合才是真正的高光时刻。”

区块链到底能在社会中发挥多大的作用?

祛魅:3个破灭的区块链幻想

此前区块链火热的时候,绝大部分人情绪激昂地宣言区块链是跨时代的技术“革命”。他们手捧哈耶克《货币非国家化》,声称数字货币才是真正全球通行的市场化货币。他们宣言区块链是生产关系革命,将颠覆现有行业的垄断利益分配。他们高举“Code is Law”(代码即法律),认为区块链将打破目前人类社会的中心化结构,构建民主自治的自组织社会。

但当牛市褪去,熊市到来,热闹的声音归于沉寂。却很少有人回过头想想,这样宏大的区块链愿景,是真实可行的路径,还是人们愿意相信却难以实现的神话?

我最近跟某互联网巨头公司的技术总经理聊起这个话题,通过他了解了其团队在区块链落地中的实践和感悟。一些愿景已被被实践证实为幻想。分清了幻想和现实,属于区块链的高光时刻才会真正到来

1. 区块链颠覆行业的神话

区块链是生产关系革命——这一论断源自区块链的利益分配方案,从零和博弈变成共赢关系。

可供对比的是传统互联网的“垄断—收割”盈利模式。以打车平台为例:平台通过垄断,同时收割司机和用户。平台大部分的利润都来自于攫取平台上双边生产的价值,即司机和用户被迫失去的利润价值。

区块链的利益来自于生态。加密货币世界中流行的估值模型是MV=PQ,源自美国经济学家费雪提出的交易方程式。细节不必深究,只需要知道右边是代表社会的名义收入,也通常用来计算一国的GDP。而左边代表货币供应量*使用次数,或者简单理解为使用中的总货币量。

当一国的GDP不断上升的时候,货币价值也会不断升高。区块链创始团队作为这个经济体中的一份子,获益即来源于此——GDP上升带来的TOKEN升值。以打车为例,只有用户和司机越多,生态才越大,GDP越高TOKEN升值就越快。这就让区块链创始团队的利益和生态中的所有其他方利益绑定,形成共赢关系而非互害关系。

听起来逻辑自洽,非常合理。但现实并不是真空的实验室。被忽略的空气阻力,才是永动机无法成功的关键核心。

传统行业中谁占据什么位置成为了最大的现实问题。互联网巨头区块链团队发现,在各种行业中,实际上最有区块链创新动力的是中小企业,但占据最大话语权却不是他们。大公司创新动力并不大,甚至还有可能阻碍创新。

中小企业进来之后发现,原来用区块链颠覆行业需要很高的成本。在行业里自己没有话语权,单靠自己突破的话将面临巨大瓶颈。传统行业已经有人占据了很好的位置。而占据这些位置的人不会愿意用你研发的区块链技术。他们的算盘是,我自己要做一套更完整的,能够通吃天下的平台。

但往往占据好位置的人做的系统是最不区块链的。因为他们还是从原有利益出发的,不愿意被新的技术颠覆掉,总是要慢慢去做。导致最后就算系统能够上线,也是在原有做法上修修补补,难以发挥区块链真正的效果。

有创新之人无权力,有权力之人不创新。这已然成为目前各种行业中区块链落地的最大阻碍。

2. 区块链去中心的神话

中本聪在《比特币白皮书》中给比特币下了定义: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(A Peer-to-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)。在交易过程中只涉及到交易双方,不会有第三方金融机构参与。

这本白皮书成为加密货币世界的“圣经”,也让“去中心化”的概念成为区块链世界中人人拥护的“政治正确”。

但在现实中,人们逐渐发现,为了实现去中心化总要牺牲不少代价。有时候,所付出的代价甚至是不可承受的。

以最先开始区块链应用实践的版权领域为例,如果不纳入国家版权局这一关键中心节点,区块链版权平台很可能无法自证时间戳的有效性。一位区块链版权平台创始人告诉我,他们目前能保证的,仅仅是版权在自己的系统范围内有效,而无法做到全网认定版权。这也是目前所有区块链版权应用遇到的麻烦。

如果A搭一个版权系统,B也搭一个版权系统。就会变成一个作品在这个版权系统上是弱势的,便跑到另一个版权系统上去。从技术上来说,完全可以做到将时间调慢一些,让后来的作品盖上更先进的时间戳。要解决这个麻烦,只能靠引入国家版权局作为中心节点。

区块链世界里流行着一个“不可能三角理论”——一个区块链系统无法同时兼顾去中心化(Decentralization)、可扩展性(Scability)/ 效率、安全性(Security)。这也就意味着当你认定去中心化必须坚守时,你就被迫在效率和安全之间选择一个牺牲。

比特币和以太坊都选择的是牺牲效率。比特币转账一笔交易,要等十分钟才能确认。以太坊在出块技术上进行了大幅优化,但仍然要等待15秒钟才能确认交易。而EOS选择的是牺牲去中心化,尽管它因此而被一大批人诟病。而实践结果某种程度上说明了用户的选择,EOS上线后的日活跃用户数超过了以太坊的10倍有余。

“并不是去中心化就一定非常好。实际上去中心化只是一种手段,不是一个目的。实际应用中你还是需要一些中心化的机构去帮你做这些事情。”该互联网巨头公司技术总经理说。实践中他往往需要和EOS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3. 区块链治理社会的神话

“Code is law”是区块链世界中另一个盛行的价值观。某种程度上,这和“去中心化”的理念一脉相承。

两个陌生人之间如何建立信任关系?人类社会形成的惯例是通过一个中心化的机构提供信用担保,比如银行,比如政府,比如支付宝。但这样一个中心化机构的权力将无限大,又如何保证它真正值得信任?

区块链的拥护者们认为代码比中心化机构更加值得信任。中心化机构也是人,人是会变的,而代码是不会变的。而且代码公开透明,程序写成什么样,就一定会按规则执行。同时区块链还实现了不可篡改,进一步加强了代码的可靠性。

“有人提出密码经济学可以解决社会治理的问题,央行也很紧张,好像全世界都能发货币。但实际上没有那么神,不是一串数字技术未来就真的可以治理这个社会了。”该技术总经理说。

目前应用最广泛的区块链溯源就是这一矛盾的典型例子。该互联网巨头区块链团队曾经和合作伙伴尝试生猪肉溯源的项目。合作伙伴野生养殖生猪,在山上放养,每天跑1万步以上。他们希望通过区块链溯源,让消费者能够追溯到每一块猪肉是来源于哪一只猪,还能看到此前生猪的运动数据和生长数据。但在现实中,他们发现溯源难度和成本极高。屠宰场七分八块之后,难以分出来这就是之前的那只猪。现有流程中,猪头猪腿分解以后直接进入不同市场,很难再去溯源。

茅台发生过的“内鬼”事件也足以证明,区块链对于这个问题无能为力。茅台防伪溯源系统的项目经理曾窃取100万条茅台酒防伪标签,再将假酒贴上这个标签。在区块链溯源系统中这个骗局同样无解,如果上链出问题,假的产品拿到区块链上也仍然是假的。

我们以为防伪溯源是一个技术问题,但实际上这是人的利益问题。对于纷繁复杂的人类社会,区块链技术在治理上往往无能无力。

那么,目前区块链在现实中真正能解决的问题是什么?

该技术总经理指出了三点:一是不透明。如果之前协作已经非常好,可以不用区块链。但是发现有很多纠纷矛盾,信息不透明,则可以让区块链去解决。二是低效率。区块链能不能提高你们的协作效率?以前钱存银行非常麻烦,现在信息化就优化了效率。三是成本。区块链是多副本同时产生数据实时传递——这个特性能防篡改,但是无形中会增加成本。如果增加成本,但没有增加效率和收益,就是没有价值的。

“现在区块链的高光时刻还是化了妆的,还不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人。”他说,“我们容易对区块链的价值短期高估,长期低估。未来跟产业彻底融合才是真正的高光时刻。”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爱彩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